胜酱的华夫饼

nothing.

【龙tory 】杀手的礼物











改自韩寒—《想得美》










“谁?”李昇炫的话有些吞吞吐吐,但并没有我想象中的慌乱,眼睛一直盯着画板,拿着画笔的手一直没停过



“杀手,所以麻烦你转过来一下。”我的食指轻轻地勾在扳机上,随时可以取走这个少年的性命
现在慢慢感受到了他从消音器一头传来的体温
嗯,焐了这么久,他才发现我的存在



“能不能稍微等一下,等我把这幅画完成?”
我被他的执着弄得不知所措,站在他身后看着他不停地涂改
画中的人好像很眼熟啊



“好了”李昇炫放下了画笔,转过头看着我,双唇不自然地微颤。我将枪顶在他的太阳穴上。



“开枪前,可以让我打个电话吗?枪在你手里,我不敢报警的”李昇炫说,怅然若失的神情写满了他整张清秀的脸,“虽然已经分手,我还想最后听听他的声音”



“罗密欧,感情牌在我这可不管用哦。”我笑着说,“况且,你至少得让我把台词念完”
“台词?”
“李昇炫,有人向我买你的命。现在,你有一次机会猜他是谁,如果猜中,权利就将反转!”我拍拍他肩膀让他振作
“这……”















我是一名杀手
同行里的异类,顾客眼中的救星
为什么是这样呢?



我清楚地记得两年前,那是在一位博士的家里,年逾花甲的博士已没有力气站起,被我逼到了墙角
“放了我,我给你双倍价钱。”
“别幼稚了”我对他说
“是约翰指使你的吧?我的却背叛了他,但是是他不义在先”他捂住流血的腹部,艰难地说着
“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,你猜错了”我重新瞄准他的胸口
“那一定是伊万!”他吸一口大气激动地说
“我早跟这小子说过,他配不上我女儿!”
“也不是伊万……”
“是雷!我就知道……”还是错了



在我将子弹射入他胸口前,他又说出很多个名字,可惜最终没有命中真正雇主



生活就是如此,每一个人平均每天要说一个多小时的话,做五十到一百多件事。每一句话、每一件事都可能得罪人,然而自己却全然无知,直到被人用枪顶住脑袋才开始反省,到死都不知道究竟做错了什么,这是多么可悲的事情。



然后,我就创立了自己的规则,试图打破雇主与目标者之间强弱分明的僵局,给予目标者实现逆转的一线生机














“能解释一下权利反转的意思吗?”李昇炫弓着身子,小心翼翼地问道
此时我坐在他房间里的沙发上,他的房间里很多画稿,彩色的、黑白的都有
但都有着一个相同的影子



“很简单,半个小时内猜出雇主是谁,我便不能杀你,转而去干掉雇主。”
我未经过他同意,打开了桌子上的一瓶易拉罐饮料,“计时从我喝完这瓶饮料开始”
“意思是我还有活下去的可能?”李昇炫兴奋得像获得了重生一般,“不过,你这样做,还有雇主向你买凶杀人?”



和李昇炫的猜测相反,规则定下后,我的生意反而越来越好。因为我将费用再度下调三分之二。这种低收入,高回报的投资,受到越来越多顾客的垂青,尽管它拥有同样高的风险



我笑笑,提醒李昇炫注意时间,这个时候好奇心可帮不了他。他赶紧抓出一张画纸,在上面列了很多人的名字,而后他皱着眉头将名字一个个划去



冥思苦想后,最后剩下了两个名字,分别是崔胜铉、志龙
我注意到这两个名字的区别,还有他变得凝重的脸色,他祈求般看着我:“可以连猜两次吗?”
“可以,多一次就在你的脑袋上多一个洞”



……



他用了排除法,排除了崔胜铉

他和崔胜铉是大学死党。崔胜铉曾经为了李昇炫和隔壁学校的人干过架,后来崔胜铉沉迷于夜店的灯红酒绿,才和李昇炫慢慢疏远

“不会是胜铉哥的”李昇炫肯定地说道,“他虽然有点怪,但从来都是关心我的”



然后,他盯着最后一个名字——志龙,像是丢了魂一样



我已经猜到权志龙是他的前男友

“看来,你有答案了。”我转动着手里的消音器,“只剩他了”
李昇炫眼神空洞:“不会的。”





认识权志龙那年,权志龙十八岁,李昇炫十六岁。在一个夏季的午后,权志龙亲手给李昇炫做了一盘菜,李昇炫接受了权志龙的爱,同时也接受了第二天的拉肚子。之后,不顾家人反对,与权志龙在单身公寓同居。权志龙不会做菜,自己就做给他吃,虽然他连捣蒜都不会,但仍吵着闹着跟着自己学习做菜。他以为自己会和权志龙这样一天天老去,只是没有想到,审美疲劳来得如此快。半年前,权志龙提出分手,从公寓搬了出去,李昇炫没有放弃,打电话挽回,还去权志龙工作的地方等他,却得知权志龙离开的消息。他离开这座城市,从自己的世界里消失。李昇炫仍相信权志龙会回来,一直在等他。



“是志龙吗?不会的,不会的”李昇炫无力地倒在地上,盯着眼前的这幅人像。或许他就猜到了这个名字,只是不愿承认。

这才拿出纸笔,想尽一切办法逃避

只是真理不容逃避

我看了看手表,时间已经到了















弹去冲锋衣上的灰尘后,我敲响权志龙家的房门。他过了很久才来开门。
权志龙穿了干净的正装,将头发都梳了上去。

像去赴宴一样



“结束了?”他的语气还是没有温度
“结束了”我说,我的到来已经说明了结果
我走进房间,带上门。权志龙平躺在床上,等待着我的子弹。
“你让别人告诉他你已经离开是骗他的吧?”我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,“做得那么绝情的行为,其实都是在暗示,你是有意让李昇炫猜到雇主是你,对吗?”
“为了我,他和家里断绝关系,只有这样,才能让他彻底忘记我,不是吗?”他的语气中现在充满了无奈和温柔
只有提到李昇炫的时候,他才会露出这一面
我笑笑,继续说:“我调查到,你最近投了份意外险,受益人是李昇炫,你在利用我的规则知道吗?”
“我只知道你一定会遵守规则”权志龙笑到,像一个胜利者。



我抬起手,将枪对着他的心脏,开枪



权志龙的身子猛地颤抖一下,枪却没有响。是空枪。



“这一枪,是对你亵渎规则的惩罚”我收起了枪,“活下来的是你”
权志龙诧异地看着我,明显没有缓过神来
“李昇炫猜错了”我叹道
“不,应该说是他故意猜错的”我坐到床沿,“你失算了,即使知道你要杀他,他最终还是选择让你活下来。你低估了他对你的爱,或者说,你的计策原本就很愚蠢。”
“不,不。”权志龙浑身颤抖,绝望地在床上乱抓,才终于抓到了手机,打给李昇炫



李昇炫当然不会再接了



“去看他最后一眼吧。”我说,“他非常非常想念你”权志龙几乎是飞奔出门



我从兜里掏出香烟,点燃,然后数了数手里的子弹,今天竟一颗都没用上。



一会儿李昇炫和权志龙相拥,一定会幸福死。



便宜他们两人了。

评论(4)

热度(22)